柚稚

《工藤新一内心的五个秘密》新快

木下岩崎:

第一个秘密:钟塔逮捕基德那次,工藤新一坐在直升机上观察,已经注意到了基德就在那幕布后面。刚想开枪打掉幕布,基德就随着幕布坠了下来。目暮警官见工藤新一的面如死灰,以为他没抓住基德生气了,便坐在一旁不敢说话。然而工藤新一的内心其实是这样的:基德有没有受伤啊……早知道不开枪了。


第二个秘密:大家都觉得工藤新一喜欢的人是小兰,主要还是因为她是他的青梅竹马,还要加上他经常帮小兰解难。不过他们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男方的性取向。


第三个秘密:要是工藤新一不爱基德,在发现他表演“瞬间转移”,其实是借助了一根绳子往大楼上爬时,早就把绳子割断、让他掉下去了。


第四个秘密:其实工藤新一自己心知肚明,不管以柯南的形态还是高中生的形态,在楼顶上与怪盗基德对决都注定以失败告终。因为当时整个人不在状态。要说为什么会不在状态,这是因为一与怪盗基德站在一起,就会满脑子都是“他怎么这么美”……


第五个秘密:在游乐场时,柯南早就知道那个白马探是怪盗基德假扮的了。但一想到白马探一定是基德很熟悉的一个人,并且他还知道那人一天的行程,就会感到满腔怒火无处发泄。要是下次再见到基德,一定要好好的问问他。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魔道祖师】【忘羡】花魁车

夜起风澜:

来领梗吃粮啦~


不要在意起因结果,一辆车要什么逻辑_(:зゝ∠)_开着忘羡的三轮车,不知为何忽然想开曦瑶,晓薛,狗江。满脑子只剩下开车,开车,开车。明明有好多梗没写,结果就想着开车_(:зゝ∠)_就开三轮车的水平结果还想上高速_(:зゝ∠)_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开辆车还有那么多剧情_(:зゝ∠)_尽量多写了点,撮合看吧。


今日更文bgm妄尘X灰白,极乐鸳鸯。


开辆车要什么逻辑_(:зゝ∠)_古代的称呼用品规格我才不管呢_(:зゝ∠)_


 


蓝忘机出现在这烟花之地时,整个小倌馆都有些安静。凡间平常人自是不知含光君名号,也认不出那一身蓝家校服,奈何那一身清风俊朗的气质和这糜烂之地实在不合,才格外显眼。


 


无论怎么看,那一脸正经的模样都不像是贪图欲爱之人,反是像是来找人的,看那腰间佩剑,估计还是来找仇人的。就连那老鸨都有些迟疑的走过来,离得远远地“这位公子……”


 


蓝忘机环视一圈,良好的家教使他将对此地的厌恶压在心底,没抽出避尘把那些喝得醉醺醺,眼神不干净嫖客除了,“我来找头牌。”说着,就从怀中拿出钱袋扔给老鸨。


 


颠了颠分量,老鸨笑着殷勤道“这位公子上面请,我们这位头牌啊,可没人碰过……”


 


剩下的话在蓝忘机的眼神下被老鸨咽了下去“是今天早上刚来的的,对吧?”


 


“是是,不瞒公子说,那位塞了我一笔钱才有了头牌之名,长的也是俊秀,保证不错。”老鸨看人何等锐利,看着我风度翩翩的公子急匆匆的样子,在想今早那位公子把钱扔过来时带着几分玩闹的笑容,自是对两人的关系猜的七七八八,心里虽嘀咕着不懂他们的情趣,面上却是一派殷勤的笑容,说着将蓝忘机引到一闪雕刻着凤求凰的门前,就抽身退去。


 


这两位公子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也不知是那家贵公子,做了这些年老鸨了,自然是明白分寸。


 


和底下的喧闹糜烂不同,上层恍若风雅之地,隐隐还有琴笛声从四边垂下的帘子后传出,那都是些清倌,技艺在朱门中人耳里也登得上层面,放到极善礼乐的蓝忘机那里就登不上台面了,因此,蓝忘机半点没有停留,直接推开了门。


 


首先入目的,便是那屏风后的景色。原本的蜡烛已被仙家的夜明珠取代,照明效果更是好上几分,如此,屏风后的景色更为清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5fb60f110102wkpb.html


电脑很卡,不知道行不行,给两个,一个新浪博客,一个我的主页,是的我现在还没搞懂怎么单独把一条微博的链接给你们就像我不知道怎么把链接弄成文字的形式一样(电脑残废手动拜拜)


http://weibo.com/u/5900734225?refer_flag=1005055014_&is_all=1





【龚大】风花雪月-雪

不霁又何妨:

ooc,R18,肉汤预警


————————————————


  


  北原——


  春花开谢,青草又枯。


  长河落日,莽莽雪原。  


  风雪卷衣裘,天地皑皑。


  


  玄铭宗向来有出门游历的传统,师长常年在外骚浪,陆夫人也曾去西域实力圈粉,这回轮到龚常胜出去发扬宗门优良传统。


  龚常胜和东方纤云一路北上观遍四季,从春花锦簇走到凉盖成荫,从襄江枫叶零落如火走到万里平原白雪飞倦。


 


被和谐了,走长微博


 


  俩人的身影在风雪之中几不可见,只有松软雪地上留下两行浅浅的足印,蜿蜒渐远……


  


  风展袖,雪纷纷。


  天地茫茫,归途无尽。


  


  



【冰上的尤里/尤勇】蕾丝内裤——中

霸氣側漏小百合:

  简介:这是一个需要用到链结的哔——美味的勇利!


  链结:http://m.weibo.cn/5285418818/4052871337471469




  我是一则小广告:


  《追逐》要发印调了,是尤勇本喔!


  这是一个互相成长,两个人都学会了爱的故事。


  附录有“开车吃醋记”,“蕾丝内裤”等等还有几篇未公布的番外!



【龚大】小黑屋(下)

不霁又何妨:

现在是小红屋了


床好乱


 


  “不……不要!”东方纤云双手被龚常胜压制在床头,嘴唇被吻咬得红肿不堪。他没有办法反抗,身体从醒来就无力,在和龚常胜拥吻后更是变得柔软异常,堪称欢欣地迎合着龚常胜的动作。
  龚常胜的另一只手已经深入来了他那暴露的火禅衣里,肆意揉捏他的臀肉。
  “呜!”东方纤云不堪其扰地动了动屁股,龚常胜那修长有力的手指便顺着圆滑的曲线径直滑入了那高深莫测的诱人臀缝中。


 


红烧肉在此


东方纤云问道“吃肉吗”


龚常胜回“吃”


 


 


【龚大】小黑屋肉渣(中)

不霁又何妨:

开灯


黑屋亮了


 


 


  “放……口!”东方纤云分不清自己到底要他放手还是松口,口中津液已经被渡满,因着唇舌的动作从嘴角一丝一丝往下流,流过优美的颈项,落入魔修暴露的衣襟里。龚常胜的吻极细腻温柔,舌尖扫过贝齿和敏感的牙龈,东方纤云以舌推拒,反而被缠上舔吮,他不由自主地睁大着珀金色的双眸,泛红的眼角似乎马上就要落下泪来。
  龚常胜终于不再欺侮他的唇舌,却仍摩挲着他的唇瓣不肯离开。东方纤云狠心将口里的津液咽了下去,贴着龚常胜的唇开始张合
        “至,至少……”先把嘴拿开!他会听我的话吗?很显然根本不会!我应该说什么来挽救这一切?我相信这剧情还有挽救的余地!啊有了!
  东方纤云又咽了咽口水,手从龚常胜的肩膀游走到他的脸庞
        “让我看看你,好吗?”东方纤云指尖滑过龚常胜的嘴角,被龚常胜偏头咬住,如舐如吻。
        他不死心地低声唤道“三路?”这称呼就已经让他羞耻得不行,然而刚出声就被龚常胜不满地咬了咬柔软的指腹。
   所以说三路你到底想要我叫你什么,这是何等不必要的幻想啊!
        东方纤云悲伤地抿了抿刚刚被吻地微微红肿的唇,声音细弱“胜儿……”
  龚常胜仿佛很是喜欢这样的称呼,放过被叼着可怜兮兮的手指,俯身紧紧搂住了他,与他耳鬓厮磨。
        叫对名字只是第一步,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接下来我要让他点上灯,以摆脱敌暗我明的不利局面,东方纤云想着,柔声嗔道“胜儿……能不能点上灯,我想看你。”
  龚常胜哪里拒绝得了这样的东方纤云。心念一动,几尺之外便亮起了烛火。
  等等!卧槽!这蜡烛感觉好像不太对啊!东方纤云被所见惊呆了。
  红纱帐,软衾鸳鸯,喜烛,八仙桌大红桌布上花生红枣桂圆……再看看自己火禅衣还好好地穿着,但外面罩着红底金银丝的上品法衣一看就感觉不太对。
        东方纤云猛地抬头看向龚常胜,赫然也是穿着一件红底金银丝的法衣。
  他颤声问道“我们……我们……”
        龚常胜在他纤细的颈脖上轻轻地啃咬着,留下鲜艳的红色印记。
        “小云哥哥醉了吗?”龚常胜笑道“我们已经是道侣了哦,全天下都知道,我被小云哥哥掳回了魔教成亲。”
        东方纤云受到了1万点伤害。
  
  这个时候还能逃开吗?求三路放手他会不会同意?为什么我会把他掳回魔教成亲?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难道!
  我失忆了?